卷自己累,靠读心勾疯批大佬破戒

卷毛宁溪作品已完结34.6万字2024-04-24 10:08:54

最新章节:第202章 漫漫人生与诸君共赏

关于卷自己累,靠读心勾疯批大佬破戒:苏姝一觉醒来穿成了冲喜的寡妇,死鬼丈夫别说还挺帅。可怕的是,她不仅成了寡妇,还无痛当妈。搞错了,重来!是长嫂如母。不想她那死鬼丈夫是假死,身上还有许多秘密。而他们所处的这个朝代慕强,谁有本事谁就有话语权。苏姝主打的就是放下个人素质,享受缺德人生,只是收集好感值的任务做着做着就不对劲了。坐轮椅的宋宜宁将苏姝禁锢在怀里,斯文败类的俊颜上眸光阴鸷,“姝儿,你既已是我妻,除了我怀里哪儿也不许去。”成为恣意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例:UC浏览器、QQ浏览器)
铅笔书屋网址 qianbishuwu.com

手机扫码继续阅读
内容预览加入书架

【排雷:本文多男主,不喜勿喷。你要是骂我,我就多写点拉灯情节】 暮色沉沉,风雨欲来。 一个看上去约莫十七八岁的年轻女人跪在灵堂,单薄的身影窝在角落里,深秋的寒风裹挟穿过她身上略显褴褛的衣袍,激起手臂上一片疙瘩。 许是跪的久了,女人往旁边一歪,两眼紧闭摔倒在地。 苏姝记得自己在梦里做数学题呢,抱着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数腹肌,嘴里还在嚷嚷,“我无比热爱数学,从一数到八这种数数题我可以数一辈子!” 下一秒,苏姝就听到一道略带稚嫩的少年音怯生生地响起,“嫂嫂,醒醒。” 正纳闷梦里的大帅比怎么变成了小正太,苏姝脑子里如针扎般的疼痛袭来,她不由啧了一声。 苏姝强撑起高热下软绵绵的身子,缓缓睁开眼睛看过去,瞬间瞪圆了双眼。 这是什么地方! 她的粉色公主房呢!她刚还完房贷装修贷的单身公寓怎么大变样了? 为什么一觉醒来,她莫名其妙来到了这个鬼地方? 苏姝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土房,漏风的门窗在寒风下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仿佛下一秒就要倒塌。 身下是破烂梆硬的土炕,盖在身上的被子露出了棉絮,还发着黑。 最初的头疼缓过去后,大段的记忆涌入苏姝的脑海。 苏姝两眼一黑,差点又撅过去。 她这是做了什么孽,不就是好色了一点,在梦里非礼了几块腹肌,至于把她扔到这么一个架空的世界吗? 苏姝慢慢厘清脑海里的记忆,她现在的身份是一个...... 额,跟她同名同姓的寡妇。 一个爹不疼后妈不爱的赔钱货,被二两银子卖给了将死的宋家老大冲喜。 宋家老大从军,回来的时候只剩一口气了。 宗族里的长辈凑了份子,说好歹给宋家老大娶个媳妇留个血脉,也好帮衬家里。 苏姝头天刚嫁来,都没和自己名义上的丈夫说过一句话,第二天这便宜丈夫就没了气。 也不知道那些老糊涂是怎么认定重伤昏迷的人能够传宗接代的,以为跟花粉受jing似的,隔空就能搞个娃出来? 白天那些自诩长辈的人过来吊唁,一口一个长嫂如母,让苏姝把宋家撑起来。 是了,据说宋家二老早就不在世了,家里就只有两兄弟和一个貌似痴傻的小妹妹。 现在宋家老大走了,这小叔子和小姑子是她那便宜丈夫留给她的唯一遗产,谁家也不想要的拖油瓶。 “大善人们”凑了二两银子,就能买一个女人进门为宋家做牛做...

开始阅读
最新章节
章节列表
相邻小说推荐
已完结小说推荐

谈恋爱不如推理?

谈恋爱不如推理?由作者炀漾创作全本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919言情小说免费提供谈恋爱不如推理?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洪荒之大国崛起

洪荒之大国崛起由作者大船小舟创作全本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919言情小说免费提供洪荒之大国崛起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殊途

殊途由作者叶紫创作全本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919言情小说免费提供殊途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火影]木叶的小太阳

火影木叶的小太阳由作者火烧萌雲创作全本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919言情小说免费提供火影木叶的小太阳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谁在有人鱼的海上狼人杀

在被公司开除以后何惊年以为自己这辈子算到头了,结果阴差阳错找到了过世父母留下的日记,在意识到自己父母的死可能并不是简单意外以及这世界搞不好真的有人鱼之后。他决定调查出当年的真相,并且成功混入到了几个和他父母死亡有关联人物的游艇宴会里,这里的人形色各异,很快他就意识到,这场宴会也许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欢迎来到狼人杀游戏,现在天黑了,狼人请睁眼,平民请闭眼。〉最开始,何惊年对祂说你救了我,为什么?然后是你的尾巴…很漂亮。最后是何惊年隔着玻璃触及下方蓝海中拥有银色鱼尾的人鱼说我回不去了,你带我走。(注攻不会说人话,和受有单一的交流方式,受有一定酒精成瘾等精神疾病,注意排雷标签悬疑推理逆袭苏爽主受...

我家少年郎

宛遥有这么一个青梅竹马。他十八封将,意气风发,满身桀骜不驯,还沉迷于打架揍人。她的日常就是跟在他身后收拾无数个烂摊子。直到有一天,他终于成功的把自己作到了家破人亡流放边疆。正所谓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宛遥深以为然。但尽管睡在四面漏风的破茅屋,这个少年仍然固执地问洛阳和长安,你更喜欢哪儿?她不解什么?你喜...